当前银行业需关注的问题

    2013年以来,银行业总体保持稳健运行,但随着市场环境变化,不良贷款反弹明显,银行业面临的风险形势比较严峻,主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不良贷款持续上升,部分地区和行业风险暴露增加 
3月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5243亿元,同比增长20.7%,比年初增加339亿元,已连续六个季度反弹;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0.99%,比年初上升0.02个百分点。分地区看,新增不良贷款仍主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分行业看,大部分新增不良贷款集中在钢贸、光伏、船舶等行业。 
年初以来,全国多地出现钢贸企业信贷违约风险,部分经营不规范的商户从“抱团还款”变为“抱团欠款”,加大了风险处置难度。光伏行业仍处于行业亏损状态,一些企业信用风险明显上升。船舶行业外需不足和产能过剩矛盾仍然突出,中小船企停产和倒闭重组事件频发。此外,信用风险还在向化工、建材、有色金属、风电、工程机械等行业扩散。 
(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潜在风险突出 
当前,融资平台贷款风险总体可控,资产质量总体较好,但平台贷款风险监管依然面临较为严峻的挑战 
一是财政代偿压力较大。目前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余额已达9.3万亿元,超过2012年地方本级财政收入1.5倍,如果加上通过债券、信托等渠道融资的债务规模,这一比例将更高。
二是贷款到期事件较为集中。截至2012年年末,共有3.49万亿元贷款将在未来三年内到期,占全部平台贷款余额的37.5%。 
三是总量控制难度较大。四部委《关于制止地方政府违法违规融资行为的通知》(财预2012463号)对地方政府通过公开集资、委托代建回购(BT)和借道非银行金融机构融资的行为进行了严格的限制,而今年地方政府在换届完成后极有可能产生新的投资冲动和较大规模的投融资需求,从而使平台贷款总量控制面临较大压力。 
四是平台融资渠道趋于多样化、隐蔽化。部分平台由于资产质量较差,盈利能力较弱而难以达到银监会规定的新增平台贷款准入条件,不断转向信托、理财、债券、基金等渠道寻求资金支持,债务规模继续增长,融资渠道趋于隐蔽化,风险监管难度加大。 
(三)房地产贷款风险防控不容松懈 
近期,各地房地产市场出现不同变化,一线城市出现回暖迹象,而部分二、三线城市销售仍然低迷,相关风险情况值得密切关注。 
一是部分开发企业资金链仍比较紧张,多渠道融资现象明显,尤其是近几年高速扩张或新进入房地产行业的开发商风险比较突出。 
二是部分高价位、大面积的住房项目面临的政策调控风险较大,滞销局面可能持续维持,影响还贷能力。部分中小城市不顾实际需求,过度开发商业地产、大型商业综合体,风险隐患较大。 
三是个人住房按揭还贷违约现象增多,突出表现在高档房、大户型贷款违约多。此外,假按揭现象有所抬头,值得关注。 
(四)理财、票据等部分银行业务潜在风险比较突出 
3月末,银行业金融机构理财资金余额已达8.2万亿元,其中,理财资金直接或通过非银行金融机构、交易平台等间接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资产业务增长迅速,一些商业银行在业务开展中,通过跨业交易,跨机构合作进行风险资产腾挪或转移,规避了贷款管理和资本、流动性等相关监管求。 
部分银行对理财业务的操作规范和风险控制未落实到位,销售环节未充分向客户揭示风险,代销产品的制度流程不完善、管理存在漏洞。部分银行采用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的“资产池”模式运作理财资金,无法实现理财产品单独核算和规范管理,部分产品资金来源与运用期限严重不匹配,加大流动性风险。 
票据业务方面,近年来,在银行承兑汇票规模快速攀升的同时,商业银行票据“承贴比”(当期已在银行贴现的票据余额除以银行开立承兑的票据余额)从2009年末的53.4%下降到2012年末的21.2%。 
其中以下问题需引起高度注意一是部分已经由银行贴现的票据通过跨业合作等渠道从银行表内转出,实质由银行理财资金购买;二是少数银行业金融业机构仍在违规通过不规范的会计核算方式,隐藏票据等信贷资产规模,并规避资本监管;三是部分企业从银行开立无真实贸易背景的票据,背书给票据中介进行“包装”后套取银行资金,而一些银行受派生存款、中间业务收益以及调控贷款规模等因素影响,盲目草率开票,垫款风险较大。 
此外,商业银行参与债券承销业务日趋活跃。少数商业银行以提供配套融资支持作为营销手段,利用贷款、发行理财产品等方式为所承销的债券提供过桥融资,用于企业债券到期兑付,存在风险隐患。 
(五)案件风险形势仍然严峻,并与民间借贷风险密切交织 
首先,因银行业内控不严而发生的案件增多。一季度,因银行机构内部人员涉嫌违法发放贷款形式的案件明显增多,案件数量占信贷类案件数量的比重达到57%;银行内部人员套取或利用存单作案现象多发,暴露出相关银行机构重空白凭证管理存在严重漏洞。 
其次,外部侵害案件增多。近期发生了多起自助银行遭暴力侵害案件,一些不法分子还通过伪造银行理财协议、承诺函、保兑保函等多种新手法盗用银行名义诈骗客户资金,影响恶劣,极易影响银行声誉风险。 
第三,民间借贷风向仍在向银行业传递。一季度,银行业员工参与民间融资或非法集资导致案件和风险事件的金额总数,占当季全部涉案金额的六成以上,暴露出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仍存在制度流程执行不到位,对员工思想教育重视不够、行为排查不力等问题。 
目前,前期民间融资活跃地区的风险仍在暴露,并且中部地区企业参与民间融资引发信贷风险的现象也在增多。从表面形式看,借款企业之间高息拆借、企业套取银行资金参与民间借贷等现象比较突出,加大了企业间资金链条的脆弱性,极易诱发银企“三角债”。 
(六)流动性风险管理面临挑战 
近年来,存款市场和表外业务出现较大变化,增加了银行管理流动性的难度。一是存款波动加剧。银行业金融机构季末“充时点”现象仍较普遍,3月末存款余额较当月日均存款余额高出4万亿元,差距较上月扩大2.5万亿元。 
二是银行对同业市场资金的依赖程度上升。近两年来,商业银行同业负债比例持续上升,2013年3月末为13.3%,明显高于以往10%左右的水平。同业资金具有期限短、稳定性差等特点。此外,随着《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的实施,同业债权风险权重上调,对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带来了较大考验。 
三是理财等业务中,存在依靠短期资金滚动对接长期投资的操作手法,期限错配明显,隐含较大的流动性风险。 
马凯副总理4月9日来银监会指导工作时指出,今后五到十年,中国发展至少面临三个转变一是增长转段,经济由过去十多年两位数的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而是发展转型,就是经济发展方式处于转型爬坡阶段;三是体制转轨,改革进入“深水区”,有一些更深层次的改革去推进。 
在这三个转变的历史进程中,银行业面临很多新的挑战、新的任务。银行业金融机构不仅学会过好日子,也做好过紧日子、难日子的准备,一定如履薄冰,居安思危,进一步增强使命意识、忧患意识和责任意识。银行业按照党的“十八大”、经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政府工作报告和新一届国务院第一次全体会议的求,促进发展、防范风险、深化改革、强化管理,坚决守住不发系统性、区域性风险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