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窃罪定罪量刑的立法现状及其不足与建议

  盗窃罪是秘密窃取他人财物的犯罪行为,在刑法修正案八之前最高刑为死刑,刑八修正案规定取消了对盗窃罪的死刑规定,至此最高刑期降为无期徒刑。盗窃,是一种犯罪行为,各国法律都把盗窃罪这种侵犯他人财产的犯罪规定在刑法中。自古以来,盗窃罪都是违背法律,至少是违背道德的行为,是为人们所厌恶的一种侵犯财产的犯罪行为。但通过对比盗窃罪与其他侵犯公民财产权的犯罪行为在定罪与量刑的不同会发现,我国立法在关于盗窃罪的定罪量刑现状存在很大的差异性。 
  关键词盗窃罪;现状;完善 
  一、刑法修正案八之前后关于盗窃罪定罪与量刑的区别 
  刑法修正案八对原法条盗窃罪的规定予以了修改,对盗窃罪的量刑情节规定为以盗窃数额为标准的同时,规定了不需对具体盗窃数额即可认定其罪名成立的几种情形,即扒窃的、入户盗窃、多次盗窃等等。修正案的规定对于实践中盗窃罪的定罪与量刑供了更为细致的认定标准,且犯罪数额不再是认定其罪名成立的唯一因素,这样更便于审判人员、侦查人员对行为人罪名成立与否的认定。下面就修八之后盗窃罪的法律规定做简分析 
  第一,211年出台的刑法修正案八中明确取消了对盗窃罪适用死刑刑罚的规定。修八之前的刑法条文中明确规定盗窃罪可以适用死刑,并规定了其死刑适用的条件。我们都知道盗窃罪属于经济犯罪,行为人只是希望获取一定的经济利益,并无其他目的,因此对单纯的经济犯罪行为规定最高刑为死刑的刑法规定,是罪与刑的不相符合。因此修八取消了对其罪刑的死刑规定,是符合罪刑相适应原则的。 
  第二,之前的刑法条文对盗窃罪的罪状表述为数额较大与多次盗窃两种行为罪状,具有较大的笼统性,不便于司法实践中的具体运用,需较大的法官自由裁量权,修八之后的刑法条文将盗窃罪的罪状具体化五种即数额较大、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此种修改使得司法应用具有更大的可操作性,对不同的具体犯罪行为的认定标准不同,可以使相应的工作人员对行为人的罪行认定具有更为细致、明确的标准,大大节省司法资源,高司法效率。 
  第三,修八之后五种情形的认定(1)对盗窃财物数额较大的认定,按照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各地对构成此罪数额的认定标准因地域的不同而相区别,上海规定的2元的标准高于北京、山东规定的1元的标准,具体对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的规定也都有不同,由此可知,对盗窃罪的定罪的认定可以说有着相对严格的地域性;(2)对多次盗窃的认定,一般来说对多次的认定为一年之内盗窃三次以上的,此类的盗窃行为属于小偷小摸的行为,其盗窃数额不大不够成盗窃罪所求的犯罪数额,因盗窃的次数多而定罪;(3)对入户盗窃的认定,对此种行为的认定需严格把握“户”的概念,并不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就能称之为户,法律对入户盗窃的单独列出是出于对户内财产保护的基础上极易导致的危害人身安全的其他暴力性犯罪的发生,因此户必须是有人居住的相对密闭的空间;(4)对携带凶器盗窃的认定,同样对“凶器”的认定是需由专门的部门进行鉴定的,像枪支、刀具等毋庸置疑是此处所称的凶器,为了盗窃而携带此类器具当然的符合对携带凶器盗窃行为的规定,但是,并不是所有为了盗窃而携带的器具都能称之为携带凶器盗窃,如为了作案方便随时携带的钳子、棍棒等不属于携带凶器盗窃的情形;(5)对扒窃的认定,司法实践中的扒窃应理解为在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上所实施的盗窃行为,对扒窃行为的认定即,只是实施了该行为,无论其犯罪数额的多少均构成盗窃罪,此罪的认定需把握两点,一是地点,二是行为人随时携带的东西。 
  二、关于盗窃罪量刑中的“犯罪数额”的具体规定 
  关于盗窃罪犯罪数额的具体计算方法,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司法解释中做了详细规定,其中对于盗窃违禁品的,不以数额计算而是以情节量轻重,入户、扒窃、携带凶器盗窃的,不论盗窃财物数额多少,均成立盗窃罪。但对于一般的盗窃罪中的盗窃数额的规定还是沿用了刑法修正案八之前的数额计算方法,规定有三档量刑情节即盗窃数额较大,法定刑在三年有期徒刑以下的量刑;盗窃数额巨大的,法定刑在三年至十年有期徒刑的量刑;盗窃数额特别巨大的,法定刑在十年以上期徒刑及无期徒刑的量刑。 
  这一数额计算方法是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制定的。1上述只是一个基础性的规定,各省在案件的具体执行中根据其经济基础对盗窃罪犯罪数额认定标准予以具体化。例如北京个人盗窃数额在1元以上的构成盗窃罪,上海个人盗窃在2元以上的构成盗窃罪,所以具体的盗窃数额是因各地的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同而不同。同时法律规定的盗窃数额是一个浮动的区间,同一地区,随着经济的发展,盗窃数额的标准也会不断的变化。 
  三、“以量定罪”在司法实践中的缺陷 
  (一)我国法律对盗窃数额的规定因地区、时间的不同而不同,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这样很难落实“罪刑法定”与“罪刑相适应”的基本原则。2就目前的盗窃数额标准来讲,甲在北京盗窃1元构成盗窃罪,而丙在上海盗窃1999元,并没有构成盗窃罪,不需接受刑法处罚,这样对于甲来说这个盗窃数额的最低限是不是过于苛刻;或者某一地区盗窃罪的量刑数额是8元,甲盗窃81元与已盗窃799元两个行为,前者触犯了刑法,后者却只是普通的治安案件,这样相对来说对于甲处罚过重;又或者甲在北京盗窃1元会被判处刑罚,而如果甲在上海盗窃数额在2元以下的不会触犯刑律,这样会不会鼓励犯罪人去往经济发达的地区实施盗窃行为,从而规避法律?所以简单的对盗窃数额规定一个数额下线是不能体现罪刑相适应的,因为不能单纯的因为差一元或者两元钱就对两个相同的犯罪行为做出罪与非罪的界限。 
  (二)古时盗窃罪多频发于偏远农村地区而且盗窃方式比较单一,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盗窃罪也不再限于传统的行为方式与行为对象,随着网络的发展,盗窃的方式也多种多样,有利用计算机等网络手段实施的盗窃犯罪行为;盗窃的对象也不限于传统意义上的财物,还包括无体物,网络虚拟财产还有人认为不动产也可以成为盗窃罪的对象。对不动产或者其他有体物的价值还好计算但是对于虚拟财产而言,一些人认为他的估价也只对认为他有价值的人才有意义,一些虚拟的游戏装备离开了游戏本身可以说一文不值;也有人认为虚拟财产也是有价值的,并且可以在一定领域内进行交换,我国司法实践中也予以了确认。23年12月18日全国首例“网络虚拟财产”失窃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并判决原告胜诉。3这个案例也确认了我国刑法对虚拟财产的保护,所以在对盗窃数额认定的同时,也需对适应时代发展的盗窃对象的有一个明确的认定。
  (三)关于窃取性贪污罪,贪污罪(刑法第382条),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行为。贪污罪的行为方式中也包含有窃取行为,我国刑法对贪污罪的量刑标准有三档,根据贪污数额的大小(1)贪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2)贪污数额在五万元以上不满十万元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3)贪污数额在五千元以上不满五万元的,处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七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同时规定了减轻处罚的规定即当贪污数额在5-1元之间的,并且犯罪后有悔改表现、积极退赃的,可以对其减轻处罚或者免予刑事处罚,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主管机关给予行政处分。可见贪污罪的起刑标准为5元,明显高于盗窃数额的1元,且刑期明显轻于盗窃罪。我认为,这样的规定是不符合法理的,贪污罪的主体为国家工作人员,其窃取国家财产起刑点低于盗窃,这不符合一般人的认识,而且窃取型贪污的主体知法犯法,是在滥用公共权力对公共财产的侵犯,更为重的是他作为国家公务人员的身份,故其社会危害性比一般的盗窃罪大得多。4 
  四、对盗窃罪定罪处罚的进一步细化的建议 
  目前,我国刑法对盗窃罪的处罚分为三个情节,即按照盗窃数额与具体行为方式、犯罪情节分别处以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3年以上1年以下有期徒刑,判处罚金、1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这三个量刑情节的解释中也都是以盗窃数额多少来认定情节的严重与否,这样单一的“以量定刑”是不符合立法宗旨,也不符合大众的认知。据此,我出一下建议 
  (一)适当高盗窃罪定罪处罚的数额标准,不单纯的依据各地的硬性的标准,可以根据公民的年均收入的一定比例来确定盗窃数额,比如2%,这个标准会高于现在刑法规定的那个浮动区间,而且会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成比例的增加。 
  (二)在入室盗窃的犯罪情节里,可以细化为室内有人与室内没人(先不考虑可能转化的犯罪),如果室内没人,那么他就是侵犯财产的犯罪行为,但是如果室内有人的话,就把次情节视为一个加重的情节,因为在此情节下这种盗窃转化为其他犯罪的可能性很大,而且容易造成人身伤害。 
  (三)在一些普通盗窃案件中,可以根据犯罪原因与对象进一步区分,如果一个人因为严重的贫穷和饥饿而盗窃了一个面包(假设此面包达到了定罪数额),那么我认为不应当对他定罪处罚,因为他是为了生存下去,且他这种贫穷很大部分是社会因素造成的,是不是还可以这样解释,在他的生命权面前,盗窃行为仅仅是一个紧急避险;如果一个人就是基于贪利而实施的秘密窃取的行为,那么毫无疑问,他接受刑罚的处罚。 
  (四)关于盗窃罪条款中的15万以上的处无期徒刑,我不否认对盗窃罪的无期徒刑的处罚,但15万这个数额在现代社会的经济状况来说有点偏低,贪污15万也只是在1年以上量刑,诈骗2万元以上的,起刑点也只是在1年以上,所以我觉对盗窃的这份盗窃数额也应当适当高。 
  五、结语 
  刑法修正案八对盗窃罪的修改使我国刑法对盗窃罪的规定更加人性化,更能为普通民众所接受,取消了盗窃罪适用死刑的规定,将盗窃罪状表述为五种情形,更具体,更具操作性。但是对盗窃数额的规定过低和具体定罪中的情形区分不够细化。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一书中写道“如果刑法的每一种刑罚都是依据犯罪的特殊性质去规定的话,那便是自由的胜利。”5所以,对每一种犯罪行为应根据他的特殊的性质规定他的刑罚,盗窃罪也是一样,盗窃罪的量刑幅度从管制拘役到无期徒刑,所以应对具体的情形的盗窃行为予以细化,盗窃数额也应随着经济的发展而改变,符合民众的认识,才能实现刑罚的目的。人类在进步,社会在进步,法律也应该在进步。 
  参考文献 
  1盗窃犯罪定罪量刑标准若干问题研究J.山东审判,29,25(189). 
  2黄伟斌,叶才勇.论盗窃数额在定罪量刑中的地位与作用J.中山大学学报,24. 
  3王东明.盗窃罪犯罪对象研究J.法制与社会,28.1. 
  4刘礼忠.贪污罪盗窃罪的立法与司法比较J.公安研究,21(3). 
  5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M.北京商务印书馆,1961123. 
  6吴艳伟,郝雪强.从处分行为及占有角度对盗窃罪及侵占罪界限再研究J.河北法学,2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