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卫天霖周碧初孙为民油画中

诞生于19世纪后半叶法国的印象派,对我国近现代油画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使我国近现代出现了一批具有印象派特征的画家,但他们所具有的印象派特征存在不同程度的差异性。本文试从卫天霖、周碧初、孙为民这三位画家入手,以绘画题材、绘画技法为切入点,具体分析他们之间存在这种差异性的原因,为我们今后的油画创作指明发展方向。
关键词卫天霖、周碧初、孙为民、印象派特征、差异性
作者简介夏蕾,女(1979-),河南新乡人,河南师范大学在读硕士,新乡学院艺术设计系讲师。
[中图分类号]J2[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1)-20-0128-01
诞生于19世纪后半叶法国的印象派,对我国近现代油画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使我国近现代出现了一批具有印象派特征的画家,但他们所具有的印象派特征存在不同程度的差异性。本文试从卫天霖、周碧初、孙为民这三位具有印象派特征的画家入手,以绘画题材、绘画技法为切入点,具体分析他们之间存在这种差异性的原因,希望能为我们今后的油画创作指明发展方向。
一、从绘画题材上分析三位画家之间印象派特征的差异性
卫天霖(1898~1977)在绘画题材的选择上深受印象派的影响,他继承了印象派对静物及风景的迷恋与表现,尤其对静物特别喜好,特别是在他晚年的作品中大多为静物。他的作品多以花卉水果、农产品等静物作为描绘对象,从这些领域里发现他所倾心的美。例如《锦簇》(1959)、《红背景的白芍药》(1964)、《瓶花》(1974)、《红木桌上的白芍药》(1976)、《静物》、《菊花与水果》、《菠萝与红花》等。
周碧初(1903~1995)素以风景、静物画见长,而作品的题材很广泛。他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侨居印尼的时期,那里的自然风光、人文景观、地质现象、热带水果、花卉,甚至工艺品、雕塑,都是他表现的题材。例如《印尼火山》、《印尼风景系列》、《田园小景》等。由于受到印象派的影响,周碧初十分重视到大自然中写生,他追求的艺术观念认为艺术的真谛来源于对真实景物或物体的细致观察,所以风景成为他最喜欢表现的题材,例如《台山风景》(1961年)、《农村秋色》(1963年)、《果山》(1972年)、《水乡常熟》、《中山故居》(1982年)、《海上清晨》(1980年)、《浦江日出》、《田园小景》、《珠江晨曦》等。
孙为民(1946~)以画乡村和农民见长。例如《秋阳》(2005)、《深秋》(2005)、《七个姑娘》(2005)、《两个年轻人》(2005)、《苹果熟了》(2005)等。他之所以常选择乡土题材是因为第一,他曾长期生活在中国北方乡村的缘故。他熟悉乡村生活的许多事物,并且钟爱北方乡村的农民生活、土地的气息和许许多多朴实无华的景物。第二,在20世纪80年代,整个社会都在关注农村的变革和农民的命运,从政治到文化都在讨论农村和农民问题,使乡土题材有了广阔的接受环境。
二、从绘画技法上分析三位画家之间印象派特征的差异性
(一)从用笔上分析三位画家之间印象派特征的差异性
卫天霖在用笔上继承了印象派“写”的精神,这种“写”的用笔方法在心境与技法上有类似于中国写意笔墨的特点,“写”的目的不再从属于应物象形,而是为了突出自觉的、主动的审美需求。从他的用笔上不难看出他将金文、汉碑、汉印的笔韵引入到自身的画中。每一笔都蕴含着轻重、提按、刚柔、纵横、交织、枯湿、疾缓、藏露,使画面充满了韵律感和节奏感。
周碧初在用笔上有不同程度的欧洲西方画家的点、线的“绘”的印记。随着艺术创作的深入,他开始注意借鉴中国画和书法的点、线来塑造形象。他的用笔得益于元、明、清的山水皴法,他用笔的多层次,很像是明代龚半千的层层水墨;他笔触的点点簇簇,很像是文征明密密麻麻的墨点;他用笔的多变性,很像是清湘老人的用笔意趣。
孙为民在用笔上采用的是细碎密集的笔触,且非常多变。这在他的人体、肖像、静物、风景画中都有不同程度的体现。例如《金色的季节》(1996)是用多变的点组成。这点似乎是先勾后点,整个在暖色调中点画出丰富多彩的变化。《桃子》(1994)一画中点的运用更大一些,将点糅在整个静物之中,通过各种斑点表现物体的质感。
(二)从用色上分析三位画家之间印象派特征的差异性
卫天霖在用色上并没有印象派那么客观。在对待“光”的客观性的表现上,没有“唯光是图”,而是在吸收印象派的科学色彩观的同时加入了主观色彩。例如在《闺中》(1926)、《鱼》的色彩的表现上,吸收了印象派对光的表现的同时还强调了环境色对人物及静物的影响。这样从画面气氛上讲,卫天霖的画面缺少印象派艺术所体现出来的迷离、松动的感觉,而多了更多的结实感。主观色彩的加入,增强了画面的表现性,使卫天霖的艺术在情感表现方面超出于印象派。
周碧初在用色上很注意拓展色彩美的丰富性。面对大千世界变幻无穷的色彩,他力求真实地反映,从来没有把它符号化、概念化。他力求使作品的色彩形象更趋于多元化,色彩主调美丽多样。同时,他有意降低色彩的鲜丽程度,减弱色彩的对比,以此来表现清新淡远的意境。例如《东山》(1987),画的是淡蓝的天空和淡淡的白云,淡蓝绿色的海水和淡蓝灰的远山。只是在描绘岛上的土坡、民居屋顶时,才用低纯度的橙与蓝紫交错点染,表现了东山海面的浩渺辽阔、风和日丽。
孙为民在用色上总是喜欢在不同的色调中表现一种响亮的通感。这种响亮既有明度高的意思,更有对比强的意思。例如《荷塘八月》(1994~1995)、《十月》(1996)、《乡间七月》、《夏日正午》(1997)等。同时,他非常注重对光的把握,很擅长用复杂、微妙的色彩变化汇织成光感极强的画面效果,使画面中流露出一种迷幻的气息。例如《乡情》、《绿荫组画》、《金色季节》、《夏日清晨》、《桃子》等。
总之,由于不同的成长经历和艺术天赋,使卫天霖、周碧初、孙为民对印象派的理解各不相同,导致他们之间印象派的特征具有差异性。这启发我们在对待印象派时根据自身的特点有针对性地为我所用。当然,肯定印象派并不是艺术停留在印象派阶段,而是发现和正视印象派的绘画形式在绘画艺术上的价值,从而加强对本民族传统艺术审美价值的重视,最终实现油画这一外来物种与中国本土艺术精神的深层次沟通。
参考文献
[1]约翰·雷华德.印象派绘画史[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陶咏白.中国油画历史的思考[J].《美术》.1998年02期.
[3]刘淳.中国油画史[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5
[4]刘淳.中国油画名作100讲[M].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6
[5]朱朴.现代美术家画论作品生平.林风眠[M].上海学林出版社,1988